【MT4 程式(Program)專業代寫服務】
LMAX Exchange – FX trading




免責聲明 »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網絡或其他網站,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對於訪問者根據本網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為,本網站不承擔任何形式的責任。本網站僅提供經濟信息,並僅供參考;亦不提供證券、基金、銀行、保險、金融任何業務與服務;不推薦任何相關商品和服務;不與任何人簽署任何海外證券投資協議,不進行海外金融產品交易,不接受任何人投資資金。

2014/11/10

SmartMoney:過去20年表現最好的10只美股

美國財經雜誌SmartMoney Magazine創刊至今,已整整20個春秋。這20年間,股票市場經歷過不少動蕩起伏,見證了谷歌(Google)的上市、網絡公司Pets.com的一敗塗地、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破產、以及蘋果公司(Apple)成為全球最大企業的成功。不過,儘管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和全球金融危機讓市場歷盡劫難,但如果投資者在1992年4月第一本《SmartMoney》上架時買入了下面這些股票,則能夠收穫不菲的回報。
為了找出過去20年裡表現最好的10隻股票,我們首先把搜索對象限定為1992年4月時被羅素3000指數(Russell 3000)涵蓋在內的上市公司。這個指數追踪美國最大的3000家上市公司股票。其成份股中包括大量小型股,不過其涵蓋的總市值相當於美國可投資市場的98%。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在這裡面搜索過去20年裡投資回報率最高的股票。
當然,如果投資者在1992年4月時買入一隻指數基金,在經歷這些年的動蕩起伏​​後,持有該基金也能獲得不錯的回報:標準普爾500指數(S&P 500)這些年的回報率是382%,也就是說,若獨青睞指數投資,那麼投資者如今手中的財富已是當年的四倍了。不過,這十佳股票在過去20年裡產生的總回報率則要高達9,839%。換言之,如果你在1992年4月用1,000美元來投資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那麼今天這份投資的價值將是3,820美元,但如果這1,000美元用來買下文列出的這10隻股票,那麼你的投資組合如今的價值將是98,393美元。
相關信息–在國內如何買賣美股:其實身處國內的投資者不出國也能在網上開戶做空或買入美股、ETF(紐交所、納斯達克或OTCBB上的股票),只要找能開國際賬戶的美國本土網上券商開立賬戶就可以,具體開戶步驟可參考這裡:http://usa-investment-taiwan.blogspot.tw/2014/10/firstrade.html
投資者若要在當年發現這些股市的大贏家,的確需要費些力氣。追踪研究這些股票時間超過10年或15年的分析師不過才寥寥一兩個人,更何況在1992年,這其中的大部分公司都還只是無名小卒。美國晨星公司(Morningstar)的首席股票策略師保羅•萊森(Paul Larson)指出,其中一些公司至今還只能算是中型、甚至小型股,這意味著在1992年時,它們很可能只是些微型企業。萊森說,“如果你希望持有一家市值能夠增長50倍甚至60倍的上市公司股票,那麼在你持有大型股時這個願望將很難實現。”他表示,規模較小的股票風險會更高,不過“如果你找對了,那麼你勢必會得到很可觀的回報。”
某些行業裡出現大贏家的可能性更高。專家們指出,若能持有科技和生物科技行業的微型股,那麼你大獲全勝的機率會遠遠高於持有那些平淡乏味的房地產類股或是公共事業類股。但反過來講,這樣你虧到一敗塗地的可能性也增加了。
在不同行業裡,一家能夠帶來豐厚回報的企業需要具備何種素質也不盡相同。對於下文列出的生物科技公司而言,其成功的關鍵在於從一種暢銷藥起家,然後開發出更多暢銷藥的改良產品以強化其在同類品牌中的領先地位,與此同時開發更多用於治療其他疾病的新藥。對於製造型企業來說,他們需要搭上行業增長的順風車,然後在這個不斷擴大的市場中爭取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和諸如移動電話這樣能夠改變人們生活方式的新技術搭上關係沒什麼壞處,不過,若能掌握這個新技術中的一項關鍵專利就更有價值了。
另外,若要獲得9,000%的回報,投資者還需在其中幾隻股票出現大幅下挫時經得住考驗。這裡面有幾隻股票在互聯網泡沫時期跌勢慘重,而且迄今也沒有完全恢復元氣──不過持有這些股票仍能夠讓投資者手中的財富在這些年後,變成當初的80倍、甚至90倍。蘋果公司以其3,000%左右的回報率沒能成功躋身這十強,不過這十強股票中,的確有兩家公司與iPhone手機有關。下面就是這十強股票:
第十位:Astronics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6,004%
該公司是一家商用航天設備供應商,生產的產品包括安裝在飛機座椅背面的電視屏幕、以及讓乘客在搭乘飛機時能夠給隨身帶的小電器充電的電源插座。該股股價在2007年達到峰值,當時報價接近每股50美元;目前該股價格不到33美元。
第九位:Celgene Corporation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6,244%
這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其成功大多要歸功於該公司所生產的用於治療多發性骨髓瘤的藥物。多發性骨髓瘤是血癌的一種。在Piper Jaffray研究生物科技行業的分析師伊恩•索麥亞(Ian Somaiya)說,“這一直以來都是一家很棒的公司,其生產的藥物也很棒。”據索麥亞稱,他向投資者推薦買入這隻股票已經有15年的時間了。索麥亞表示,該公司旗下用於治療血癌的藥物包括沙利度胺(Thalomid, 又名thalidomide)和來那度胺(Revlimid),這兩種藥物都將多發性骨髓瘤患者的壽命大大延長了,其中,來那度胺是沙利度胺的仿製藥,前者比後者的副作用更小。
第八位:百健艾迪公司(Biogen Idec)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6,334%
這家生物科技公司的增長軌跡並不像Celgene那樣平穩,不過該股股價自2010年以來增長了一倍。該公司最知名的產品是用於治療多發性硬化症的藥物阿沃納斯(Avonex)以及之後開發出的藥品那他珠單抗注射液(Tysabri)。Piper Jaffray的索麥亞表示,該股近年來大幅上漲主要是由於,該公司所開發新藥的臨床結果要好於預期。這種新藥是片劑(不像之前的藥品那樣是注射液),也用於治療多發性硬化症。
第七位:Diodes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8,601%
這家公司在20年前只是一家半導體產品分銷商。據Benchmark Company的資深分析師加里•莫布利(Gary Mobley)介紹,到上世紀90年代末,Diodes成為一家名為建興電子(Lite-On)的台灣製造商在美國的獨家代理,之後該公司利用從獨家代理業務中獲得的現金流將業務擴大,成為一家自行生產半導體設備的製造商。
第六位:甲骨文公司(Oracle)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8,571%
晨星公司一位分析師曾在2000年3月時寫道,“儘管長期以來甲骨文公司在企業軟件市場中的地位無人能敵,但其股價所反映的市場情緒已經太過樂觀了。”此言不虛,該公司股價在2000年達到峰值,升至每股45美元左右。在互聯網泡沫破滅後,該股實現了穩步復甦,不過以當前接近每股30美元的價格,甲骨文還沒有完全恢復昔日風采。
第五位:高通公司(Qualcomm)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9,232%
這家芯片製造商股價也在2000年達到峰值,當時每股報價約75美元,隨後暴跌後一路回攀至如今每股62美元的水平。Sterne, Agee & Leach的股票分析師維賈伊•拉克什(Vijay Rakesh)說,“高通公司表現一直十分出色。”該公司開發出的碼分多址技術(code division multiple access, 簡稱CDMA)成為無線網絡的一項重要技術。該公司擁有多項與此技術有關的專利,這使得它能夠向幾乎所有移動電話硬件製造商收取專利授權費。該公司還為包括iPhone在內的許多移動電話提供芯片,其芯片產品製作工藝更為複雜,因此高通能夠獲得比諸如Diodes這樣的公司更高的利潤率。
第四位:EMC公司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9,624%
這是又一家在互聯網泡沫破滅時遭受沉重打擊的公司,2000年時,EMC股價是當前每股28美元這一價格的三倍多。不過一直以來,這家數據存儲公司在這個瞬息萬變的行業中成功保持住了自己的競爭優勢。
第三位:貳陸公司(II-VI)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10,423%
貳陸公司創業之初只生產一種激光光學元件。據Longbow Research的資深股票分析師馬克•道格拉斯(Mark Douglass)稱,這種元件就像剃須刀片一樣──是整台設備的關鍵部位,而且需要定期更換。道格拉斯表示,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激光設備在工業生產領域的應用出現激增,其增長速度比GDP的增速要快好幾倍,因此“這家公司基本上是搭上了順風車。”他稱,貳陸公司在業內聲望也很高,基本上佔據了市場的半壁江山,而且歷來利潤率都很高。
第二位:Middleby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14,330%
這家廚房用品製造商股價的增長大多是在過去10年中完成的。該公司生產烤箱以及其他供飯店使用的廚具,“不過該公司大概更像是一家科技企業,而非工業企業或是設備製造商,”羅仕證券(Roth Capital Partners)的證券分析師安東•布倫納(Anton Brenner)表示。他指出,“該公司是行業裡最具創新力的企業。”
第一位:Kansas City Southern
自1992年4月以來的總回報率:19,030%
除了在2008年和2009年跟隨市場整體走低外,該股自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一直在穩步攀升。不過當年這家公司看起來有些不同。晨星的萊森說,“當時這是一家綜合性企業,而且是一家很奇怪的綜合企業。它同時具有鐵路業務和資產管理業務。”該公司的資產管理業務於2000年被獨立拆分出去,成為如今的上市公司Janus Capital Group。萊森表示,“在當年拆分時,該公司最具價值的業務是這個資產管理公司,而非鐵路。”不過自獨立至今,Janus的股價已經跌去78%,而Kansas City Southern的股價卻上升了1,051%。當初Kansas City Southern的利潤率要低於行業平均水平,不過該公司的鐵道一直延伸到墨西哥境內,因此在“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帶動下日漸活躍的跨境貿易令這家公司大為受益。如今其利潤率已經接近行業均值。顯然這個烏鴉變鳳凰的故事已經讓耐心的投資者得到了回報,不過晨星的分析師們相信,該公司最風光的日子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