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4 程式(Program)專業代寫服務】
LMAX Exchange – FX trading




免責聲明 »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網絡或其他網站,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對於訪問者根據本網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為,本網站不承擔任何形式的責任。本網站僅提供經濟信息,並僅供參考;亦不提供證券、基金、銀行、保險、金融任何業務與服務;不推薦任何相關商品和服務;不與任何人簽署任何海外證券投資協議,不進行海外金融產品交易,不接受任何人投資資金。

2014/11/10

一個美股日內交易員(Day Trader)的奮鬥

導讀:美股日內交易行業曾在短短幾年內在中國大陸迅猛發展,這篇文章講述了一個美股日內交易員從一無所知到月入數万美元的成長故事,更揭示了這一行業對年輕人帶去的影響和衝擊。
唐杰認真聽著前面的中年男子講課,不時在本上記著些什麼,或是咬住簽字筆的一頭,眉毛微微擰起,若有所思。
這是北京靜安莊的一套精裝修兩居室,客廳裡坐了15個年輕人,每人桌上都並排擺了兩台17寸液晶顯示器。唐杰前面的電腦機箱上貼了一張黃色的便籤紙,上面寫著“止損”兩個字和四個從小到大排列的感嘆號。客廳牆上嵌著一台54寸三星平板電視,正在播放PPT,碩大的屏幕上顯出一排清晰的黑體字:如何確認突破。
相關信息–在國內如何買賣美股:其實身處國內的投資者不出國也能在網上開戶做空或買入美股、ETF(紐交所、納斯達克或OTCBB上的股票),只要找能開國際賬戶的美國本土網上券商開立賬戶就可以,具體開戶步驟可參考這裡:http://usa-investment-taiwan.blogspot.tw/2014/10/firstrade.html
這是一堂美股交易培訓課,內容是如何做趨勢。這戶民宅也是一家美股日內交易公司的辦公場所,來此聽課的大都是美股日內交易員。
美股日內交易大概五六年前進入中國大陸,簡單地說:外國在線交易公司提供資金,交易員在日內進行獨立的股票買賣(不得持倉過夜),賺取利潤後從公司那裡獲取分成。因為交易員買賣的是在美國上市的股票,所以對應的工作時段是北京的晚上十點半到第二天早上五點。
唐杰似乎有點困,不時打著哈欠,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頭天夜裡他還在電腦前做著交易,凌晨五點收盤後只是簡單地瞇了3個小時覺,就驅車從20公里外趕過來聽課。中午,培訓班休息兩個小時,與大多數學員留在教室里相互討論不同的是,唐杰在臨街的酒店訂了房間,他說“實在太困了,得睡一下”。他入住的這家酒店標間價格是560元。
課堂討論
下午的課上,唐杰和身邊的同行聊起最近的美股行情,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一個來自山東青島眉目清秀的男生說:“最近的行情真的太差了!”他平均每月能掙2000-3000美元。
美股交易員普遍是沒有底薪的,只有每月掙到2000美元以上才能拿到利潤分成,這一門檻他們戲稱為“畢業”。不同公司對畢業的交易員具體提成比例可能略微不同,比如這位青島小伙可以拿到40%,即如果一個月掙到3000美元,他個人的收入就是1200美元。
另一個來自北京本地、臉有點嬰兒肥的男孩接茬道:“沒錯,成交量萎縮的厲害,唉,太難賺了!”他有一張美國州立大學的經濟學本科文憑,現在一家公司做風險控制,每月有3500元的薪水。
風險控制是必不可少的崗位。美股日內交易公司可能招聘完全沒有股票交易經驗的大學畢業生進行培訓,有些先從模擬盤開始,做得好的交易員可以在網絡賬戶中得到1萬美元的資金,同時獲得一個“關倉額”——當天虧損超過100美元(不同公司該數字會有不同)時,風控人員會通過管理軟件強行清空該交易員倉位,並暫時關閉其交易權限。交易員只有不斷積累盈利能力,才能不斷提高自己的關倉額和資金數量,甚至是利潤分成比例,從而提高收入。
坐在北京男孩身邊的女生,來自山西太原,27歲,大學念的財務管理。她似乎還有些靦腆,並沒有插話。她從事這一行業快半年了,一直沒能邁過月盈利2000美元的畢業門檻,所以也沒有收入。現在和五位北漂族一同租住在北京市迴龍觀一套三居室,每月房租700元。
當被問到靠什么生活時,她立刻答道:“上一份工作還有積蓄。”短時間沉默後,又補充道:“父母也資助一小部分。”聲音低下去很多。她上一份工作是在太原一家招商銀行的營業網點做業務員。與男生們對交易員這份工作的看法不同,她覺得長時間黑白顛倒令“皮膚變得好差”,並使“自己沒有太多時間交男朋友”,但她堅信自己可以通過美股交易“實現財務自由”——幾乎所有進入這一行業的年輕人都會談到這一點。
唐杰也贊同大家對市場的看法。但當他打開電腦快速登陸到自己的賬號,調出每月盈虧數額的時候,坐得離他最近的風控男孩嘴巴立刻吃驚地張成的“O”型,眼裡寫滿難以置信——一串綠色的阿拉伯數字清楚地顯示,這個穿著普通質地的藍色夾克和沒有牌子的舊牛仔褲的男生當月盈利超過25萬美元。
上不封頂
唐杰,1985年出生,江西人,大學本科學歷。
他家鄉的政府網站上這樣寫道:“1927年,毛澤東、朱德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這裡創建了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江西位於中國西南部,在各省經濟實力排名中並不位居前列。江西省人口近4460萬,政府公報顯示,2010全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5481元。即便按保守的方法計算,這個數字也不足唐杰當月收入的千分之一。而彭博社數據顯示,美國最富有的百分之一階層的年收入門檻是38萬美元。
唐杰說話語速很快,但每句話都表達清晰的意思,沒有多餘的添加。比如,當被問到為什麼會進入這行時,他說美股交易員最吸引他的是“賠了錢不算我的”。
唐杰2006年年中入行,那時候這一職業在北京剛剛興起。他選擇了一家名叫迅捷交易(Swift Trade Inc)的加拿大券商的北京分公司。
迅捷公司在加拿大當地的招聘廣告是這樣介紹的:“我們是一家專門面向納斯達克、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美國證券交易所市場股票交易的經紀商,我們提供最先進的電子交易平台和最安全的電子交易系統。”迅捷稱其成立於1997年,業務成長迅猛,曾被利潤雜誌評為加拿大最佳新興企業第二名。
其對美股交易員的要求是“樂於競爭、手眼協調、喜歡玩遊戲、有活力與激情、抗壓能力強”。對薪水一欄的描述是:交易員將會獲得利潤分成,這一職業最激動人心的部分是薪水完全靠你的能力獲取,“上不封頂”。
儘管不太為人所知,甚至金融圈的人都不太聽說過,但這家“股票交易經紀商”在2006年9月成為紐交所上市股票的第三大流動性提供者,在整個2007年,為納斯達克市場股票提供的流動性位列前十。加拿大安大略證券委員會稱​​迅捷在中國、印度、歐洲、巴拿馬和俄羅斯均開設了分部,2008年全球股票交易量超過220億股。
美股交易員在中國大陸發展的速度可能遠超迅捷高管的想像:一方面這裡充斥著大量具備一定知識和素質的年輕勞動力,一方面,按某些西方政治家的話說,“人民幣匯率維持在相當低的水平”,這使得在中國賺美元在一些沒有門路的大學畢業生眼中非常有誘惑力,儘管他們生活在北京、青島、深圳、上海或西安但需要保持紐約、邁阿密和波士頓的作息時間。
完全有理由說,在2006年加入迅捷成為一名交易員之前,唐杰的人生可能處於一個低谷。他上一份工作是在青島一家私企做研發,月薪3000元。儘管中國招聘網站中華英才網調查報告給出的當年應屆畢業生月工資均值為2776元,但對一個清華大學畢業生來說,3000元的薪水並不能算多。
清華大學坐落於北京市海淀區東昇鄉,如果不是中國大陸最好的大學,也是幾所最好的之一。對一個來自中國西南部省份的學生來說,能夠考進這樣一所學校,往往意味著對其學習能力的肯定。2011年江西省共有超過28萬學生參加高考,清華大學錄取了其中的72人。
唐杰辭掉在山東的工作以後回到北京,一邊找工作一邊考研,與他合租在北京五環外一間裝修簡陋、洋灰地面兩居室的三個室友也是同樣的生活狀態。他在一家網絡論壇上看到了迅捷的招聘廣告,決定“試一試”。毫無意外,他從電話聽筒裡受到了來自父母連珠炮般的強烈反對。“我媽說讓我好好考研,考不上就回家找個踏實的工作。”唐杰說,“當時就覺得壓力太大了,在北京這邊沒收入,還得靠家裡。我就說,不考了!去炒美股!”
“我給自己定了半年到一年時間。”事實上,他完全低估了自己的能力。
他完全沒有股票交易經驗,在了解清楚了類似“做市商、通道、清算費”等相關概念和對應的英文單詞後,他的賬戶裡就有了公司提供的1萬美金資本。不得不說,一開始的交易不是那麼有趣。
條件反射
剛進入這家公司的交易員需要遵循一種名為剝頭皮(scalping)的交易法則。剝頭皮這個詞或許起源於和印第安人有關的殘酷故事,但在美股交易員行業,它的意思非常好理解:賺取很薄很薄的利潤——每一次交易,只賺取兩三分錢。
像美國藥業巨頭輝瑞公司股票,20多美元的股價,4000多萬股的日平均成交量,股價在短時間內波動幾分錢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所以,唐杰每天可以通過大量的買賣迅速加深對股市的了解,用一個主觀色彩濃郁的詞語來說就是——培養股感。
美股正常交易時段是6個半小時,沒有午休。唐杰可能需要完成300筆以上的交易——每次賺兩三分錢,或者每次賠兩三分錢。即使一隻黑猩猩下單,也有50%的概率賺到錢,執行剝頭皮交易的操盤手只要勝率比50%多一點點,通過大股數和多次數,便很快能日進斗金。
另外,公司通過這種方式培訓唐杰對止損的執行力。對很多從事交易的人來說,及時止損是成功的前提。每天幾百次的操作後,執行止損在唐杰的大腦中“更像是完成條件反射,而不是邏輯分析”。
每個交易日完成如此數量的操作,誇張一點說,甚至需要交易者有細長靈活的手指,迅速準確敲擊鍵盤上設置好的不同類型的訂單指令快捷鍵。
唐杰第一個月賠了400美元,第二個月掙錢,第三個月盈利突破2000美元,他拿到了自己的提成。從第四個月開始盈利穩步提高,再後來,唐杰作為公司的骨幹接受了來自加拿大總部優秀操盤手的培訓,培訓​​內容是“暗盤”——一種沒做過美股交易的人很難弄明白的複雜方法,簡單說,就是利用大型金融機構電子交易系統中的漏洞掙錢。
肯學、膽大、心細,唐杰再一次在同一批接受培訓的年輕人中脫穎而出。同時脫穎而出的還有他每個月的工資結算單。一年以後他跳槽到了提供更高提成的公司。在新公司,他依然是最好的操盤手之一,老闆給他配了二十多萬的汽車以及高級的日本原裝按摩坐椅。半年以後,他再次選擇退出,不過這一次他決定開一家交易工作室,自己當老闆。
成為美股操盤手一年後,唐杰在北京買了房。按他的話說:“想在北京安家,買個落腳的地方,這樣更有奔頭。”實際上,他買的這個落腳的地方對於畢業兩年多,白手起家的80後一代人來說,非常不錯,“有前花園後花園”。他說自己最後悔的就是裝修,當時晚上炒股半天睡覺,把活完全託給了裝修公司,結果這添那減最後裝修費要了他150萬人民幣。他說:“後悔死了,要是有時間就慢慢自己弄了,還是乾裝修來錢快!”
在被問道成功秘訣時,唐杰這樣說:“我運氣比較好,每一步走過來,我都覺得踩對點了。”這並不是完全客套的說法,所謂暗盤的快速致富法則在短短幾年內似乎失去了魔力。
迅捷公司2011年8月被英國金融服務管理局處以800萬英鎊罰金,原因是在2007年為日內交易者提供平台,“有系統有預謀”地操縱上市公司股價,包括在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買或賣兩邊擺出並不想實際成交的巨額訂單,給其他交易者製造假象,在股價變動時獲利。
同年9月,美國金融業監管局建議對一家名為Biremis、負責處理迅捷交易單的公司作出民事處罰——Biremis公司的主席同時也是迅捷的總經理。加拿大安大略證券委員也對迅捷公司和其總經理的“一些嚴重違反證券交易法規的行為”提出控告。
美股日內交易行業並沒有因為迅捷公司2010年12月停止運營而受到太大打擊,其他在線交易商在中國大陸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但隨著監管從嚴,以及大型金融機構對程序交易的改進,美股日內交易員日進斗金的傳說正在逐漸褪色。
唐杰說:“現在一個月能賺兩萬就已經不錯啦,我覺得早晚會被市場淘汰,或許是明年。”他也略帶調侃的提過,自己以後可能去種菜,或者是做私募,要不然就開個書店什麼的。
消失的寶馬
“遠離市場久了,會感覺陌生,手也會生。”他說這句話時,嚴肅地就像一名德國工程師在對汽車進行安全測試。
所以,他從不遠離市場,包括中秋、春節——這些在中國人看來最重要最盛大的節日,他也會盯著顯示器,彷彿可以從不斷發光跳躍的股價變化中窺視到財富的秘密。很顯然,他不想放棄。唐杰在吸收一切可行的方法化為己用,更新、測試交易系統,拿到市場上和別的參與者刺刀見紅。這也解釋了他為什麼寧肯不睡覺也要去參加培訓班。
這次的趨勢培訓班以技術分析為依據。炒股者大體分為基本面和技術分析兩大類,對技術分析的爭議由來已久——通過分析歷史圖表得出結論,通過“頭肩頂、三隻烏鴉、射擊之星”等像是在中國受眾廣泛的武俠小說裡才出現的名詞來預測股價走勢,聽起來多少有一點讓人心虛。
一位名叫丹-讚歌(Dan Zanger)的美國人在精神上給了很多信奉技術分析的交易員很大鼓舞。他人生前半段過得併不很如意,大學沒念完,靠開出租、做搬運工、在餐廳幫廚度日。後來歲數大了,他成了一名幫富人修建游泳池承包商。80年代初期,他對股票產生了興趣,買了電腦,每週花25-30個小時研究各種股價走勢圖。46歲那一年,他把1萬多美元翻成了1800萬,然後,登上了財富和福布斯的封面。
另外一個例子,在近二十年時間裡,年均淨回報超過35%的複興技術大獎章基金操盤手詹姆斯-西蒙斯在其個人投資生涯初期就是技術分析的實踐者,他的大獎章基金甚至也是走技術量化的路線——用電腦畫線、分析圖形,完全剔除個人主觀因素。
APG資產管理公司投資經理安德魯-俞表示:“我相信歷史上有很多人憑藉他們所謂的技術分析取得成功。機構投資者也使用很多技術分析來量化投資的風險及基金特徵,具體在交易上也有用技術分析的指標來設置交易參數。但他同時表示,對具體個股分析,不認為“有長期有效的技術信號”。APG是全球最大的退休金管理機構之一,管理著超過2800億歐元的資產。
唐杰現在做的就是不斷學習、不斷嘗試,但短時間的迅速成功對他的判斷產生了一些影響。比如他說:“趨勢是王道,誰不知道趨勢是王道,關鍵是有幾個人能學得會。幾年,你能堅持學幾年麼?”
事實上,丹-讚歌1979年買入了他人生的第一隻股票,然後用二十年時間創造了幾乎神話的回報記錄。而在把數學與投資完美結合之前,西蒙斯有十年以上的外匯投資經驗。他們的成功路徑肯定比掌握所謂趨勢交易更加充滿荊棘。
不管怎樣,美股日內交易員這份工作帶給唐杰的遠比別人能看到的要多。
“我覺得沒有乾不成的事,只要鑽進去了,肯定能干成。”說完這句話,他轟起油門,銀白色的寶馬旋即消失在正午北京並不擁堵的大街上,把路旁一張張同樣年輕、但略帶迷茫的臉甩在身後。( 張慶 )
注:文中的“唐杰”是化名。